中央环保督察练江3年记:从“光说不练”到全民治污 _炒银丝儿网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PRXyk'></kbd><address id='KBdIB'><style id='oCHj3'></style></address><button id='lRtre'></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中央环保督察练江3年记:从“光说不练”到全民治污

          点击:84712
            

            12月4日,广东省18个地表水攻坚断面水质日报数据显示,练江的国考断面水质达到了IV类。

            潮汕地区的“母亲河”练江,此前曾经污染了20余年,“又黑又臭、遍布垃圾”曾是媒体描述练江用的高频词。

            2016年11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跟随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沉汕头、揭阳走访时首次目睹了练江污染的状况——干流宽阔的水体又黑又臭还飘着油花和垃圾,800多条大大小小的支流怎么都找不到一条清澈的。

            2018年6月15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再次就练江污染问题整改进展到汕头“回头看”。因汕头市需要整改的13个项目没有一个按要求、按时序完成建设,督察组建议汕头市领导带头住到练江边,“和沿河老百姓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

            在生态环保领域,中央环保督察是我国迄今为止规格最高、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一项专项工作。练江的综合整治是窥视中央环保督察制度的一个绝佳样本——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流域治理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良性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如何构建的问题。

            中央环保督察组两次痛批练江治理“连年落空”“光说不练”之后,国家省市区镇村六级同向发力加速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在短短三年创造了治污奇迹。

            12月4日,记者在汕头回访,黑臭20多年的练江首次达到了V类水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视频编辑 吴佳颖(02:41)

            生态环境部华南研究所水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曾凡棠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印发近十年,大部分工作措施没有落实,直到中央环保督察后,特别是2018年6月“回头看”之后,练江治理工作才开始提速。

            在曾凡棠看来,虽然长治久清仍有差距,但练江治理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督察通报惊动海外侨商

            12月4日早上,微凉的海风从海门湾吹来,这里是练江入海的地方。

            曾凡棠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到过这里,站在海门湾桥上,他指着这湾海水说:“三年以前,这里遍布水葫芦,像草原一样,根本看不见水。即便有水,也是黑的、臭的,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2016年12月14日,中央环保督察组首次下沉汕头市督察,与时任汕头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了解练江污染整治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资料图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也是汕头、揭阳两市的“母亲河”。20余年来,练江流域纺织、印染、电子拆解等行业迅猛发展,加之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

            十年前,为治理练江污染,曾凡棠牵头编制了《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粤环发(2010)45号)。2010年,经广东省政府同意,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原环保厅)向汕头、揭阳市政府印发了上述方案让其贯彻执行。但方案印发后,大部分工作任务没有落实。

            据曾凡棠回忆,2014年,他所在的华南所又技术牵头编制了更精细精准的“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该方案2015年由广东省政府批准颁布实施,但实施的头几年进展也比较缓慢。直到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之后,练江治理工作才开始提速。

            2018年6月15日,督察组来到汕头市潮阳区“回头看”练江流域整治情况,“看一个,一个黑臭”。广东省公开的整改方案中要求汕头市整改的13个项目没有一个按要求、按时序完成建设,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

            当时,生态环境部直接用《治污光说不练,问题依然如故 汕头市对督察整改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这样的标题发文斥责汕头,称当地整改工作流于形式,污染问题依旧非常严重。

            汕头市市长郑剑戈回忆那次经历说:“当时督察组对我们地方政府对待练江整治的问题用了‘五个震惊’的评价,一时轰动全国,媒体的报道连汕头在国外的侨商也看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这是汕头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在督察“回头看”时,督察组对汕头提出三点要求:市党政主要领导到污染最严重的地方驻点,人大、政协要巡查,要设立“曝光台”。

            这三点意见刚提出来的时候,汕头市很不理解,后来慢慢琢磨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制度。这种制度就是污染水体的社会共治。

            让各级党政领导到练江边驻点居住,就是要让各级党政领导亲身体验群众长期居住在臭水边的感受,激发他们担起责任、使命和非干不可的紧迫感,把“光说不练”变为真抓实干,把“喊得震天响”变为实际行动;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基层巡查调研,就是要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一起来治理环境;企业老板偷排废水的问题,通过在媒体上设立“曝光台”和“回音壁”来督促整改,这三点要求让汕头市党政领导明责知责,不仅领导干部思想得到了转变,广大群众也积极参与到练江治理上来。

            流域整治促区域产业转型升级

            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老年活动中心,是汕头市市长郑剑戈包干谷饶溪整治驻点的地方,当时打开窗户河水的臭味就能飘到屋里。

            谷饶镇是全国针织内衣名镇,全镇44家印染企业散布在谷饶溪边,印染废水长期直排成为谷饶溪污染的主要来源,再加上河道两边房屋乱搭乱建施工困难,截污干管迟迟没有铺设。

            2018年6月15日,督察组一行来到练江二级支流谷饶溪(溪美段),对谷饶溪污染状况提出严厉批评后,郑剑戈包干谷饶溪整治。谷饶溪河道边有一片1.3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存在了30多年。听说要建设污水管网,村民从一开始不支持,后来看到周边的水质变化和政府的决心,逐渐理解,主动支持。仅用了5天,这个涉及71栋的拆违工作就全部完成。

            谷饶溪(溪美段)整治前后对比图,上图2018年6月22日,下图2019年12月5日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谷饶镇党委委员、谷饶溪(溪美段)河长黄楚文感受到,作为镇级干部,虽然他们每天是在基层直接面对群众做工作,但离开了上级从资金、政策上的大力支持很多工作根本做不了,而正是在上级的大力支持下,镇级、村级的干部如果不抓住这次环境整治的氛围来把环保的欠账补上,把环境治理抓好,把每一个困难来解决,实在有愧于肩上的职责。

            为了治理练江,散布在练江流域的印染企业去了哪里?12月5日,澎湃新闻来到新落成的潮南区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在这个占地一千余亩的土地上,记者看到,自建厂房的52家印染企业已全部入园建设,其中7家企业设备进场安装并有1家已安装完毕。

            一家名为丰城织染的负责人钟进丰说,他的原厂在练江边已有20多年,以前同行间为降低成本,印染废水偷排是很普遍的现象,但这种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低价竞争,利润空间很有限,他的企业必须要做高端产品才能有竞争力。

            从2019年1月1日起,汕头市对练江流域183家印染企业持有的排污许可证依法不予延续,统一搬迁入园。为确保企业在停产至搬迁入园期间平稳过渡,汕头市在技术改造升级补助、服务外包运输补助、金融支持、标准厂房建设和使用、职工就业帮扶方面制定了一揽子优惠政策,给予政策支持解决印染企业在入园过渡期间及转型升级中遇到的实际困难。

            搬迁入园,钟进丰是最早响应的企业负责人之一。他对澎湃新闻说:“产业只有规模化才能降低成本,我之前也去过其他国家和其他地方的园区考察过,我对这个园区发展的远景非常看好,这个园区建成后,绝对是国内同行业排前三位的。”

            此前,印染企业都是靠偷排靠污染环境来降低成本,劣币驱良币,通过练江污染综合整治,企业搬迁入园,不仅产业没有削弱,反而企业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实现了环境改善和产业升级双赢。

            六级同向发力共治练江

            短短三年特别是2018年6月督察“回头看”之后,练江变化之大,是曾凡棠难以想象的。

            在海门湾桥上,同行的监测人员取水样检测,水中的溶解氧达9.78毫克每升。

            溶解氧是衡量水质的综合性指标。曾凡棠说,“三四年前,这里的溶解氧还不足1毫克每升,现在超过9毫克每升,单就这一项的指标,已经达到十年来最好的水质了。”

            据国家采测分离监测结果显示,2019年1-10月,练江海门湾桥闸断面主要污染物COD、氨氮、总磷指标平均浓度为32毫克每升、3.56毫克每升和0.238毫克每升,分别同比去年1-10月下降8.6%,9.9%和63.7%。

            在曾凡棠看来,练江水质的改善,源于治理方案“问题找得准、家底摸得清、药方下得对、措施接地气”。

            但“药方”再好,不吃下去也起不到效果。而中央环保督察的作用,正是逼着地方政府把治水的“药方”吃了下去。

          汕头市委书记马文田驻峡山街道水利所工作登记表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中央环保督察制度设计给练江治理带来了坚强的制度保障,广东省委省政府把落实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整改作为重大政治任务。2018年7月9日,督察“回头看”刚结束,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就赴练江实地督导,舀取水样察看水质,强调痛定思痛、知耻后勇,誓将污水变清流,将污染典型变成治污典范。广东省省长、总河长马兴瑞牵头督办练江流域污染的整治工作,每半年带队到汕头现场督办。

            汕头市委市政府成立了练江整治领导小组,书记任组长、市长任第一副组长。汕头市委书记马文田负责包干污染最严重的峡山大溪支流,郑剑戈负责包干北港河和官田水两条重污染支流,党政主要领导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

            值得关注的是,在党政主要领导干部任免上,广东省委省政府实际上也做了特别的安排。今年5月,经广东省委决定,马文田履新汕头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多位受访者对其评价称,马文田此前任广州市副市长期间就分管环保工作,“在治水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马文田对练江的重视从其行程安排上可见一斑:5月8日,履新第二天,他就到练江暗访,到位一个星期(5月15日)就到包干的峡山大溪边驻点办公,针对当前在建污水处理系统仍为雨污合流,无法充分发挥污水处理设施的减排效益的情况,马文田亲自指导推动“源头截污、雨污分流”示范工作,并将该项工作在全市铺开。

            澎湃新闻从汕头市练江办获悉,练江流域积攒多年的环保基础设施欠账已完成时序要求,流域内的污染源已截六成,目前汕头全市1157个自然村全面开展雨污分流,预计明年底将完成截污的“最后一公里”。

          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正在进行雨污分流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2016年11月至今,澎湃新闻三次赴汕头练江流域走访,无论是地方党委政府还是当地企业百姓,保护环境的责任意识和主体意识都有了很大转变,这是中央环保督察给练江整治带来的最大变化。当地党委政府从过去“等靠要”“光说不练”到现在领导驻点包干治污。老百姓也从过去“事不关己”“抱怨埋怨”向现在主动参与转变。这些积极的变化在过去都是少有的。

            练江的污染治理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流域治理的问题,而是关于一个良性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如何构建的问题。中央环保督察制度调动了从上到下的各种资源和力量,不仅直接推动各地解决存量生态环境问题,同时也使地方政府的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体系能力得到提升。

            在多位受访者看来,练江治理在短时间内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正是从国家、省、市、区再到镇、村六级同向发力的结果。

            汕头市潮阳区区委书记蔡永明去年在督察组“回头看”时曾被点名批评,但他如今感谢那次经历,在中央环保督察制度的推动下,潮阳区多年推不动的一些环保工作都推动起来了。比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设,这些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换来了潮阳区水环境治理的大机会。

            蔡永明说,借助上级高度重视、大力支持的“东风”,作为区一级政府以这次重大机遇为契机,补足短板,“否则如果抓不住这次机会,练江水质的改善也是很难了”。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发自广东汕头

          【编辑:罗攀】
          顶一下
          (19832)
          踩一下
          (27754)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